•  
  • [第十届“步步高”作文大赛][高中]《大树》曹沛垚
  • 2
  • 972
曹沛垚LV1:幼儿园0
发表于    只看该作者
二维码

题材一:以相关“生命”为题材(材料作文)[高中组]

大树 “我的小时候,吵闹任性的时候……”初中开始听孙燕姿的歌,最爱便是这一句,它总是让我想起在家里等我的那个手都皱巴巴的人。 他老了,早就抱不动我了,他的牙也掉光了,笑起来很不好看,他的头发总是昨天刚染黑,今天又变白。他早就老了。 他是一个不完美的男人,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失聪了,他从来听不见我叫他。两岁的时候,他带我去邻村看热闹的社火,我太小,什么都看不到。他把我架在肩膀上,我却尿湿了他的衣服。他并不嫌弃我尿湿他的衣服,我也不嫌弃他是个聋子。 他小学没上完就毕业了,没什么文化,整日忙农活。记得有一年,我脚崴了,肿得很严重,下午他路过学校接我放学,才把我从教室里背出来。到医院拍片子发现是骨裂,母亲给我请了假,带我去她那里休养。一周后我回到了他身边,惊喜地看到日历上的日期被红色笔圈出,还写着大大的两个字——“回家”。在那之后我突然有了看日历的习惯,可是初中后由于我住校,红色的圆圈少得可怜。我突然想起他抱着我坐在门口的日子,那些年蓝天白云,清风白水,那些年他拉着我的手穿过麦田,而不是我坐在他对面低头玩手机。 初三毕业那年的暑假,我去母亲那里足足待了半个月。一天中午,奶奶突然打来电话,说他在路边晕倒,刚被送进医院。那是我的大树最狼狈的时候,真的。他浑身都是红色绿色的管子,戴着呼吸罩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。他是个很爱逞强的人,感冒发烧从不去医院,却总叮嘱我吃药;他总是吃剩饭,然后买很多我喜欢的香菜做酸汤面给我;他很节俭,从不乱花钱,总想省着买礼物给我。可他现在在病床上躺得僵直,手指头都不动一下。奶奶说,他想我很久了,他在救护车上眼睛都睁不开,却不停地喊我的乳名。 那一瞬间,泪腺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刺激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 我想起小时候,那个教我走路,教我握筷子握笔的男人,他总是撒谎说他不饿,然后把好东西都留给我,他教我辨认麦子和草,缝我挂破的小衣服,他捉住吓到我的虫子,在我受欺负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。 我想起小时候,他块头很大,肌肉很硬,可以举起我转圈圈。而现在,他已经六十六岁了,他每天都坐在葡萄藤下,躺在一把藤椅上,拿一把蒲扇,当我推开门,他就露出仅剩的几颗牙,眼睛眯成一条缝,脸上的皱纹都挤作一团,笑着对我说:“回来了。” 他一点也不完美,真的。他什么都不给自己留,什么都给我。他一点也不完美,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他很小气,很吝啬,可他恨不得把天底下所有好东西都塞进我手里,他甚至把强壮的手臂,乌黑的头发,还有一口洁白的牙都给了我。他没有为物理学生物学计算机学做任何贡献,因为他的所有心思都在我身上。 他的人生足够宽了,现在,我只希望它长一些,再长一些。 谢谢你,爷爷。
名师点评:
    文章文笔流畅,感情真挚。作者用看似轻松的笔调叙述着自己和爷爷之间的爱的点滴,语言朴实无华,却很温暖。一件件生活琐事,作者都娓娓道来,饱含深情,字里行间洋溢着对爷爷的尊敬和依恋。结尾变换人称,采用第二人称的方式,直抒胸臆,真情实感很有感染力,令人动容。可见作者比较深厚的写作功底。

点评: 周改静4 2018-05-06 19:42:30     
LV1:幼儿园
发表于    只看该作者
这个怎么编辑的啊?发帖之后就变成一段了怎么回事。。
LV1:幼儿园
发表于    只看该作者
大树 “我的小时候,吵闹任性的时候……”初中开始听孙燕姿的歌,最爱便是这一句,它总是让我想起在家里等我的那个手都皱巴巴的人。 他老了,早就抱不动我了,他的牙也掉光了,笑起来很不好看,他的头发总是昨天刚染黑,今天又变白。他早就老了。 他是一个不完美的男人,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失聪了,他从来听不见我叫他。两岁的时候,他带我去邻村看热闹的社火,我太小,什么都看不到。他把我架在肩膀上,我却尿湿了他的衣服。他并不嫌弃我尿湿他的衣服,我也不嫌弃他是个聋子。 他小学没上完就毕业了,没什么文化,整日忙农活。记得有一年,我脚崴了,肿得很严重,下午他路过学校接我放学,才把我从教室里背出来。到医院拍片子发现是骨裂,母亲给我请了假,带我去她那里休养。一周后我回到了他身边,惊喜地看到日历上的日期被红色笔圈出,还写着大大的两个字——“回家”。在那之后我突然有了看日历的习惯,可是初中后由于我住校,红色的圆圈少得可怜。 初三毕业那年的暑假,我去 母亲那里足足待了半个月。一天中午,奶奶突然打来电话,说他在路边晕倒,刚被送进医院。那是我的大树最狼狈的时候,真的。他浑身都是红色绿色的管子,带着呼吸罩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。他是个很爱逞强的人,感冒发烧从不去医院,却总叮嘱我吃药;他总是吃剩饭,然后买很多我喜欢的香菜做酸汤面给我;他很节俭,从不乱花钱,总想省着买礼物给我。奶奶说,他想我很久了,他在救护车上眼睛都睁不开,却不停地喊我的乳名。 那一瞬间,泪腺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**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 我想起小时候,那个教我走路,教我握筷子握笔的男人,他总是撒谎说他不饿,然后把好东西都留给我,他教我辨认麦子和草,缝我挂破的小衣服,他捉住吓到我的虫子,在我受欺负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。 我想起小时候,他块头很大,肌肉很硬,可以举起我转圈圈。而现在,他已经六十六岁了,他每天都坐在葡萄藤下,躺在一把藤椅上,拿一把蒲扇,当我推开门,他就露出仅剩的几颗牙,眼睛眯成一条缝,脸上的皱纹都挤作一团,笑着对我说:“回来了。” 他一点也不完美,真的。他什么都不给自己留,什么都给我。他一点也不完美,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他很小气,很吝啬,可他恨不得把天底下所有好东西都塞进我手里,他甚至把强壮的手臂,乌黑的头发,还有一口洁白的牙都给了我。他没有为物理学生物学计算机学做任何贡献,因为他的所有心思都在我身上。 他的人生足够宽了,现在,我只希望它长一些,再长一些。 谢谢你,爷爷。 正确格式在这里
您好,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的《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》,所有跟帖评论用户需实名认证。请您前往绑定手机号码,认证后方可跟帖评论。